叶家大院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 王翠芬根本无法相信她心里乖巧听话的小闺女有胆子做这种事,可是她刚回头,就看到那个傻丫头一脸心虚的把头垂了下去,根本就是不打自招了,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王翠芬恨不得马上兑现“诺言”,当场打断这丫头的腿,让她知道有些事必须付出代价。

可是当着宋知青的面, 根本不是教训孩子的时候,王翠芬只能狠狠瞪了叶小妹一眼, 然后转头,尽量冲宋清徽粉饰太平的笑道:“小宋啊,这个是不是误会?小妹还小, 什么都不懂呢, 估计她就是跟你开个玩笑……”

队长媳妇反应极快,又笑得一如既往的亲切慈祥, 好像一点没把他们的“小玩笑”放在心上似的。如果宋清徽不是早知道她已经在准备让叶小妹相亲嫁人,恐怕这会儿就信了她的鬼话。

可他现在已经了,甚至对王翠芬的话毫不吃惊。

登门之前,宋清徽就推测过叶队长和队长媳妇的反应, 他怀疑叶小妹用完就扔的特点是有家学渊源的。

按照叶小妹的说法, 他们全家对那个即将和她相看的对象满意到不行, 而他以前在叶小妹心里的那些优点,有被这位相亲对象衬托得一文不值,所以她才毫不犹豫的抛弃他, 那么叶叔叶婶他们的态度估计也差不多,就算他把这层关系捅破,为了保证相亲顺利进行,他们也极有可能不认账。

——宋清徽从翻脸无情的叶小妹身上看到了人心险恶,这一次是做足了心理准备才上门拜访的。

只是,王翠芬半点都没有迟疑的跟他说只是开玩笑,这依然让准备充分的宋清徽感觉到受伤。枉他自诩条件优越,是叶小妹鼠目寸光,才会抛弃他这么个大好青年去跟从来没见过的男人相亲,可事实上不是叶小妹鼠目寸光,在叶家其他人眼里,他跟那个城里干部的儿子都完全没有可比性,不管是对他很欣赏的叶队长,还是对他向来热情亲切的叶婶,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把叶小妹嫁给他。

天之骄子,沦落到给小村姑提亲都备受挑剔和嫌弃的地步,宋清徽遭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

可是叶队长他们如何挑剔嫌弃也没办法,是叶小妹先招惹的他,而他也已经决定不放手了。宋清徽抿了抿唇,掩去眼底的阴霾,一脸真诚的道:“

叶叔叶婶,我知道突然说这个你们很难相信,也确实辜负了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信任,但是我跟小妹的事是真的,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之前送过一块手表……作为我们之间信物。”

王翠芬听到这话,顿时连尬笑都挤不出来了,难以置信的问:“什么手表?”

看似淡定的叶队长也被吓得宝贝烟袋都差点掉了。

叶大哥和叶二哥就更加惊掉下巴了,他们还没从小妹瞒着大家偷偷跟宋知青处对象的打击中走出来,又突然得知傻妹妹眼睛都不眨的收宋知青的手表当信物,一时间忍不住用膜拜的眼神去看叶小妹。手表这么金贵的东西他们还没拥有呢,连摸都摸没摸过几次,小妹够厉害啊——哥俩上上下下打量着,仿佛第一次发现他们的傻妹妹是如此的深藏不露。

而深藏不露的叶小妹,此刻的表情比他们更难以置信,她愣愣的看着宋大哥,深深怀疑他是不是传说中的因爱生恨,已经变成不搞死她不罢休的反派了。

早知道会这样,她分手的时候就应该再周全一点,把他送的除好吃的以外的礼物都还回去,这些身外之物跟打断腿相比,她是很清楚要如何选择的。

叶小妹深深地自我反省着,只是她的反省并没有让宋清徽取消“报复”计划,他依然不动声色的点着火,看似配合的为王翠芬解惑:“是上海梅花牌手……”

话还没说完,王翠芬已经彻底坐不住了,三两步来到胆大包天的叶小妹跟前,毫不留情的拎起她的耳朵,“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说收下就收下,还一点都不让我们知道,你胆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大?走,给我去把手表找出来,还收了小宋什么东西,一件都不许私藏!”

叶小妹就这样毫无招架之力的被气势汹汹的王翠芬同志拎进了房。宋知青目送了一程,看着怒发冲冠的王翠芬,暗想叶婶这么着急,恐怕不是在怀疑他说的话,而是想把“证据”找齐了好还给他,让他们两清吧。

可惜他不准备配合叶婶的表演。

宋清徽猜的没错,哪怕已经说到这份上了,王翠芬依然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她会这么想,原因有两个,首先当然是因为他们还惦记着刘师傅那个外甥,甚至在宋知青不请自来的前一秒,叶家人都还在聊这件事。

这段时间,叶家人茶余饭后就会聊这个,大家打趣并畅想一番未来,每天干活都仿佛充满了劲,每当这个时候,叶家大院便洋溢着欢快的气息。

宋清徽还觉得自己受到了嫌弃,事实上,要是换个人在大家兴头上突然跑出来泼冷水,阻止他们家小妹跟城里人相亲,王翠芬绝对二话不说把人赶出去了,他根本没机会留下来告密。当然王翠芬对宋清徽手下留情,也不单单因为他们这几年的“交情”,还因为宋知青条件真的挺好,长得眉清目秀,还有那么多好吃的,每回只要他来家里做客,小妹都顾不上别人,就像闻着味儿的猫凑到宋知青跟前了。

所以,王翠芬不信他们家满脑子只有吃喝的小闺女会跟突发奇想跟别人处对象,听见宋清徽信誓旦旦的话,她却还是信几分的,哪怕不信小宋的人品,也信他那些好东西确实能让他们家小妹起主意。

只是相信归相信,让王翠芬认下这档事却几乎不可能。

她今天承认他们在处对象,明天就得商量两个人的婚事了,不然小妹成了周围十里八村的“二手货”,还能嫁给谁?可是让王翠芬把闺女嫁给宋知青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她宁愿小妹嫁工人,嫁乡下,哪怕嫁不出去当老姑娘都行,这样他们也只用养她一个,要是让她嫁给知青,哪天知青女婿也学着其他知青一样拍拍屁股回城,乡下的老婆孩子再也不闻不问,他们还得养闺女养外孙。

王翠芬还是很清醒的,不但账算得好,脑子转得也快,吃亏就吃在生了个专业拖后腿的闺女,没想到她年纪不大胆子却不小,上百块,把她卖了都赔不起的手表竟然也说收就收,王翠芬这下再没有底气坐在这里跟宋清徽推诿了,只能风风火火揪着叶小妹去找“赃物”,希望原封不动退还物品后能够得到宋知青的原谅。

然后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小闺女不仅收人家手表,床底下还有她没吃完的糖罐子,以及看着就比雪花膏还要高档的瓶瓶罐罐,王翠芬这下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又气势汹汹的把叶小妹拎出来,“来,你们都来看看这丫头多无法无天,这么贵的手表,没吃完的奶糖,雪花膏……还有,这支笔是什么笔?!”

王翠芬把叶小妹的“赃物”一件件摆到众人跟前,叶家人又一次惊呆了,叶大哥和叶二哥忍不住打量宋知青,突然有点理解他的行为,宋知青在他们小妹身上得花了好几百块钱吧,难怪要急着追上门来了。

叶大嫂和叶二嫂也在看宋知青,却是羡慕和不解,知青点那么多漂亮温柔还有文化的姑娘,哪个不比好吃懒做的小姑子强?宋知青身为知青点公认最优秀的男知青,竟然放着那么多条件好的女同志不要,偏偏看中了除了长得好看嘴巴甜点一无是处的小姑子,妯娌俩那一刻的震惊程度,一点都不比知道小姑子要跟城里干部的儿子相亲时的少。因为宋知青不但优秀,长得好看,他们还私下猜测过,宋知青是北京来的,多半也是出身干部家庭,虽然刘师傅的外甥也是干部家庭出身,可是小县城的干部,能和首都北京的干部吗?

在她们看来,小姑子有机会嫁进城里就已经是走了狗屎运,如今竟然被宋知青看上,有机会嫁去北京当首都人,祖宗显灵都保佑不到这种程度啊,林红梅和宋秀秀都忍不住怀疑宋知青是不是瞎了眼!

可是宋知青瞎了眼,她们的眼睛却好好的,看着宋知青私底下竟然送了这么多好东西给小姑子,再不想相信都不得不信了,还没结婚就为小姑子花了这么多钱,有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宋知青这是有多喜欢小姑子!

宋清徽看着被叶婶一件一件掏出来的小东西,一时竟不知该感叹叶婶太厉害,还是该吐槽叶小妹藏东西的本事太辣鸡了。

不过对他更有利了,这些东西都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宋清徽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

有人羡慕嫉妒恨,有人喜不自胜,也有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叶小妹之前在屋里没找到解释的机会,这儿被她娘揪着在院子里公开处刑,反而成功的插上句嘴,“我收手表是不对,可是宋大哥说反正是旧的,留着也没用……”

这个借口还是宋清徽自己想的,对本来就护短、不舍得真教训叶小妹的王翠芬来说,本来是很有用的,只是这会儿还没等她动摇,宋清徽便幽幽的说:“怎么会是旧表?这块表我是前几个月托亲戚在上海买的,收据还留着呢,叶婶不信的话我可以找一找。”

叶小妹立刻一脸mmp的看着他,当初对口供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啊。

宋清徽低头看着手心,一脸失魂落魄的模样,落在叶家人眼里,就是被叶小妹撇清关系的行为伤到心了,王翠芬再不希望小妹和他有什么瓜葛,见此情状都有点愧疚了,从来雷声大雨点小的她这次气得真用力锤了叶小妹两下,“干了坏事不主动坦白也就算了,你还撒谎,给自己编借口,满嘴谎话……”

是的,王翠芬捶了两下,就在叶小妹的鬼哭狼嚎中收回了手,又变回只动口不动手了,至于打断了叶小妹的腿什么更是半点没想起来。

宋清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嘴上却还得认真的帮叶小妹求情,“叶婶,你千万别怪小妹,说到底还是我的责任,明知道她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却没有及时拒绝她,彻底辜负了你们的信任。”

敢情还是叶小妹主动的?

王翠芬目瞪口呆的看着叶小妹,她本来想安慰自己,就算小妹真和宋知青处了一段时间,那也是因为她不懂事,受到了别人的诱惑。万万没想到,她居然长本事了,还知道主动去勾搭别人!

王翠芬再次怒发冲冠,这下是真的气狠了,毫无预兆便用力拧上叶小妹大腿上的肉,叶小妹疼的几乎要跳起来,“嗷娘,好痛啊,我错了!!”

宋清徽上前两步急道:“叶婶您消消气,要怪我就怪我吧。”

自家闺女先招惹的人家,还收了人家这么多好东西,王翠芬已经没脸面对他了,面脸歉意的道:“小宋对不住,我不知道这事闹的……”

“要不这些东西你先收回去?”剩下的账可以慢慢算。

宋清徽比她更真诚的摇头,“叶婶千万别这么说,我今天上门不是这个意思,这么大的事瞒着你们实在心有不安,这才主动向你们坦白的。”

只字不提收回东西的事,王翠芬就知道没这么容易一笔勾销了,一时间也不知所措起来。

从宋清徽上门起叶队长便一直沉默,只是不停的抽着手中的旱烟,整个被小棉袄打击彻底的老父亲状态,直到这一刻,叶队长才终于开口,表情不明的问:“小宋有什么打算?”

表演了这么久,终于说到重点了,宋清徽转身面向叶队长,真诚的道:“叶叔请放心,我既然跟小妹处了对象,就一定会负责到底。”

没想到在这件事上反应最大的不是王翠芬,而是叶小妹,宋清徽的话刚落音,她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我反对!”

最不应该反对的人突然反对了,众人纷纷看向叶小妹,就连叶队长都一脸“我闺女不可能这么渣”的表情看她,“你反对什么?”

叶小妹毫不怯场的回道:“反对这门亲事啊。”

如果是平时,王翠芬肯定一巴掌把她拍走,并毫不客气的道“这儿没你说话的份,一边玩去”,但现在,可能是叶小妹的话正中下怀,王翠芬反而在一片难以置信的眼神中鼓励地看着傻闺女:“为什么反对?”

“宋大哥早晚要回城的,我不想变成没人要的弃妇啊。”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今天卡文,而且我现在好困好困,只有一更了。

霸王票也明天再晒吧,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