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别样火热的夜晚, 宋清徽终于打破了自己坚持已久的东西,和叶小妹在无人的路边亲密相拥。

宋清徽也没想到他会被叶小妹这么轻易的带沟里,甚至拥抱到最后他自己都舍不得把她推开。

因为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明明看着也算高挑标致的叶小妹,原来只有这么一小只,靠在他怀里,头刚好枕在他的胸口, 像是书里形容的小鸟依人姿态;小小的身子感觉还不到他的一半,肩膀像纸片一样单薄, 腰更是细得让他觉得一只手都能握住了。

手臂轻轻圈住怀里的人,宋清徽终于理解她所谓的“弱小可怜又无助”,感觉像是在抱精致瓷瓶一样小心翼翼的搂着她, 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把她揉碎, 所以更不可能强行把赖在他怀里的人推开了。

他们就这样静静的拥抱,叶小妹终于像个听话的小姑娘, 头一次安安静静靠在他怀里,不说话也不作妖,宋清徽都快要沉醉在她的“温柔”里了,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如果她能一直这样安静乖巧下去该多好。

可惜让叶小妹安安静静不作妖是不可能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 只有搞搞事作作妖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感受够了宋大哥温暖的怀抱,叶小妹便在他怀里闹腾起来。

然后宋清徽就发现一双不安分的小手突然在他腰际游移,肆无忌惮, 让他想给她找不是故意的借口都不行。

宋清徽忙抓住她:“小妹,你安分一点。”

叶小妹从他怀里抬起头,一脸无辜的眨眼睛:“我哪里不安分?”

宋清徽用力捏了捏掌心那只使坏的小手,什么意思一目了然,叶小妹更加理直气壮了,“宋大哥的腰这么细,我想摸一摸也不行吗。”

叶小妹这语气简直跟街边小流氓调戏良家大姑娘的如出一辙,宋大哥被调戏的俊脸通红,好在夜里看不清楚,他还能粉饰太平,并委婉的拒绝道:“你的……也很细。”

所以用不着摸他的腰。

“可是我没有宋大哥这么漂亮的腹肌啊。”

这个词听起来更让人羞耻了,宋清徽被她吓出了结巴,“腹……腹肌是什么?”

叶小妹的左手还是自由的,所以她懒得张嘴解释了,隔着衬衫直接摸上了他的腹部,还用手心按了按,“就是这个啊。”

宋大哥被调戏的死去活来,根本没办法义正言辞的教育叶小妹,只能努力自救,红着脸把她这只手也拉下来,“你也摸过了,该差不多了吧。”

“隔着衣服摸有什么意思,人家想从里面摸嘛。”

叶小妹要求还是很高的,可怜了宋大哥彻底被她吓得魂飞魄散、大脑当机,回过神来,一只滑不溜秋的小手已经从他的衣摆伸了进去,然后在他的“腹肌”上肆意乱摸、胡作非为,宋清徽只觉得心脏都要被她弄得跳出喉咙了,忙又隔着衣服抓住她的手腕,“小妹,好了!”

“手感好好哦!”叶小妹感叹完,故作可爱的眨着眼睛道:“反正摸都摸了,你就让人家摸个够嘛。”

渣男也经常是“进都进去了,干脆做完”这种话来哄骗小姑娘的,可惜宋大哥看不透,他的大脑又一次当机了,叶小妹明明是在对他做无比邪恶的事,却偏偏能用不谙世事的表情说出天真无邪的话,这种天真和魅惑的矛盾,对男人来说无疑是暴击,过尽千帆的老司机恐怕都扛不住这种风情,更别提宋清徽这种感情经历为零的老处男了。

宋清徽当场起了反应,这下叶小妹没有再怂恿他去钻玉米地,但他过不去自己那一关,整个人又羞又恼、彻底没有反应。

叶小妹就当他默认了,愉快的挣脱了宋大哥的手,继续用心感受着这具美好的肉体。

这场“不正当交易”大概只持续两分钟,因为只能摸不能吃,叶小妹过过干瘾也就算了。

宋清徽却是度秒如年,随着她收手,几乎是长松了口气,放松下来,才想起来质问:“小妹,你这都是跟谁学的?”

叶小妹像是偷腥的猫,笑得一脸餍足,并且大言不惭道:“我肯定是天赋异禀、无师自通的啦。”

宋清徽也觉得她多半是天生的,整个双岗大队有叶小妹一个无法无天的姑娘就够了,谁还有这“本事”教得了她?

这么想着,宋清徽却板起来脸教训道:“什么天赋异禀,你以为知道这些还很值得骄傲吗?根本不是……”

叶小妹听着宋大哥长篇大论的训斥,内心毫无波动,说实话,她之前还是稍微有点怵宋清徽的,因为他看起来原则性极强,她都有点不敢越雷池,但现在嘛,那么坚持原则的宋大哥竟然毫无反抗、任她予取予求,叶小妹就知道了,宋大哥原来也是只纸老虎啊,所以她现在也没必要再像以前那样乖乖挨训了,直接抗议道:“宋大哥,你这是穿上裤子就不认人啊!”

宋清徽训斥的正起劲,被她一句话又弄得面红耳赤,很想反驳叶小妹的话,他根本没脱过裤子,也没有不认她,但是“脱裤子”什么的实在太令人羞耻了,宋清徽的耻度让他根本没办法对女孩说这种话 ,一时间有点卡壳,然后就被叶小妹抢先了,她继续控诉:“再说了,宋大哥刚刚不是也很享受的吗,怎么就骂我一个人?”

忽略叶小妹那些乱七八糟的用词,宋清徽倒也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管这么说,没有他的配合或者说无力反抗,叶小妹一个人也干不了坏事 ,只说她却确实有点不公平,宋大哥便很公平的表示:“你也可以骂我。”

叶小妹却令人意外的摇头,整个人埋进宋清徽怀里,并且双手环住他的腰说:“我才舍不得骂宋大哥呢。”

这么乖这么甜,宋清徽根本招架不住,双手也用力搂住了她。

其实他理智上很清楚这丫头的小九九,说她舍不得骂他,意思就是在指责他很舍得骂她呗。宋清徽根本不觉得他是骂,明明是苦口婆心为她好,但是这个时候,他也确实不舍得对她说重话。

搂着又安静下来的叶小妹欣慰了会儿,宋清徽便慢慢放开她,轻声道:“小妹,你该回去了。”

叶小妹现在有了手表,自己看看时间,她出来都快有四十分钟,确实很晚了 ,叶小妹就乖乖松开手,却还仰着脸要求道:“宋大哥你亲亲我,我就回去。”

宋清徽也有点怕她折腾不死人不罢休的性格,便爽快的捧着她的脸亲了下额头,一碰即离。

只是亲完抬头,就看到叶小妹闭着眼睛嘟起嘴 ,大有不亲嘴就不走的架势。

宋清徽:……

他就知道她的要求没那么简单,但到底拿赖皮小妹没有办法,宋清徽也只能再次低头,在她嘟起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亲昵的问:“现在满意了没有?”

只会唐僧念经的宋大哥现在都会主动跟她亲小嘴了,叶小妹确实有点满意,便睁开了眼睛,眸子都亮得比宋清徽的电筒还要耀眼,炯炯有神的盯着他也踮起脚尖、礼尚往来的在宋大哥嘴上波了一下。

叶小妹热情十足,虽然只是一下,她松开的时候宋清徽却感觉嘴唇都被吸麻了,忍不住摸了摸嘴唇,然后才牵起她的手:“走吧,我送你回去。”

所有要求都得到了满足,叶小妹无事一身轻,回家几乎是刚躺下就睡着了,睡得可好了。

不过宋大哥今天晚上就煎熬多了。其实他入睡的也比较快,毕竟回到知青点,收拾收拾再趟回床上,已经快九点半了,精疲力尽的宋清徽闭着眼睛冥思一会儿也就睡着了。

只是在梦里,宋清徽总感觉还有只不安分的小手在他腹部肆意游走、挥之不去,再然后,他就仿佛回到了和叶小妹约会的场景。

梦里什么都有,这次的“约会地点”竟然真的变成了玉米地,宋清徽毫无反抗的被压倒在地上,四周的玉米都有一人高,刚好把他们包围在这方只有彼此两人的天地中。叶小妹像个食人精的小妖精一样吸着他的嘴不放,小手还在给灵活的解着他的衬衫扣子,一颗接一颗,很快他就衣襟大开,被叶小妹肆无忌惮的摸着“腹肌”。

这样玩了一会儿,她好像又不满足了,双手竟然摸到了他的裤头,说要给他脱裤子。这太刺激了,宋清徽本能的想要拒绝并且反抗,却发现四肢乏力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叶小妹又把他的裤子给脱了。

再然后,宋清徽大脑传来一阵前所未有的快感,爽得头皮发麻、浑身都绷直了,意识也从梦里出来了,清醒的他发现□□一阵冰凉,羞耻的也想要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了。

这一天,知青点的小伙伴们起床后很惊讶的发现,宋知青今天特别有闲情逸致,一大早上起来洗了澡洗了衣服,还在坐在院子里看起了佛经。

简直秀得让人头皮发麻,众人不由肃然起敬,纷纷朝宋清徽竖起了大拇指: “宋清徽起得这么早看书,真勤快啊。”

读了几页佛书,宋清徽也恢复了清心寡欲的状态,低调的收起书准备和大家一起吃饭然后去干活,“闲得无聊随便翻翻而已。”

楚涵今天稍微起得有点晚,就没看到宋知青大早上在院子里看佛经的骚操作,但是她很快在叶小妹那里发现了端倪。

叶小妹按照宋大哥交代的,回家小心翼翼把手表藏起来,王翠芬同志对此确实一无所知。

只是手表藏起来了,好心情却藏不住,一连几天,叶小妹都乐得要起飞的状态,让叶大哥他们都注意到了。

不过叶小妹整天都这么傻乐,叶家人只是无奈却没好奇,只有楚涵众人皆醉我独醒——叶小妹乐成这样,多半跟宋知青有关了。

楚涵实在怕了腹黑的宋知青,已经打定主意不再掺和他们这点儿事,却架不住自己有一颗老母亲的心。她觉得知道叶小妹偷偷摸摸摸搞对象就只有她了,如果她再时不时监督一下,以这丫头胆大包天的性子还不知道要做多少坏事。

哪怕宋知青再不好惹,这也是她该做的事。

所以楚涵又找了个机会,在叶小妹乐得找不着北的时候,开门见山的问:“宋知青最近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不码字,看了两部电影和一个节目,还美美的睡了一觉,这才叫幸福啊_(:3j∠)_

今天应该算是满血复活了吧,我们现在不日万了,日万实在不是人干的事,争取日六日九就好啦。

晒个霸王票出去吃饭饭逛街街——

三千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04-05 00:45:01

果宝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04-05 00:46:58

2203900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5 08:00:14

turbona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5 08:16:49

001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04-05 08:25:15

宏宏火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5 10:54:19

兔子爱吃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5 12:55:02

萧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5 14:40:09

aab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5 17:28:10

别把围巾不当村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5 17:55:59

别把围巾不当村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5 17:55:55

别把围巾不当村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5 17:56:23

微微一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5 18:34:59

孙小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6 05:07:18

两天攒了这么多霸王票,好感动,么么哒

下午或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