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宋家。

宋奶奶为不争气的孙子简直操碎了心,生怕他扭扭捏捏的把媳妇放跑了,立刻着急的张罗起来,“我得赶紧写信告诉他,追媳妇可不能瞻前顾后,你爸当年要不是有点魄力,我都不想嫁他!”

傲娇完, 宋奶奶又继续给孙子助攻,“这次寄东西也多寄点吧, 弄点小姑娘们都爱吃的,牛奶糖麦乳精会不会喜欢?听说乡下衣服都没得买,干脆再寄两块好看的布料, 小姑娘都爱俏, 小徽东西能送到人家心坎上,何愁女孩不喜欢他……”

宋英珺已经觉得这女孩的条件实在配不上侄子, 见母亲热心成这样,连忙劝道:“妈,小徽也没说喜欢这姑娘,更没说要娶她当媳妇, 您现在是不是着急了些, 要不再看看?”

“怎么你也变得扭扭捏捏了?”宋奶奶瞥了小女儿一眼, “小徽长这么大第一次提到小姑娘,还那么远的地方写信回来告诉我,不是喜欢人家, 他能这么不怕麻烦吗?”

“就算是这样,咱们也没见过这姑娘,都不知道人怎么样呢,是不是再观望观望比较好?”宋英珺其实是看母亲正在兴头上,不好把话说的太难听,她觉得这种贫穷貌美的女孩多半心机很重,小徽年轻气盛容易被迷惑,好在他还知道这样不太好,他们做长辈的就该给他泼泼水,让他保持冷静理智,而不是上赶着添油加醋。

可惜她说的这么委婉,宋奶奶依然不乐意听,之前还嫌孙子不争气,这会儿却道,“你对亲侄子就这么没信心吗,姑娘人品要是有问题,他能喜欢上人家?”

宋英珺心里当然是相信亲侄子的,怕就怕小姑娘长得太漂亮、手段又太厉害了,可是在母亲的兴头上她又不敢直说心里话,就怕母亲把她骂得狗血喷头。

只能无奈的问:“妈,你都没见过那姑娘,哪来的这么满意?”

宋奶奶瞪大眼睛问:“我没给你看小姑娘的字吗?”

“没有啊。”

“瞧我这记性。”宋奶奶拍了拍额头,才把夹在信里的一张纸递给小女儿看。

这页纸当然不会是叶小妹写给宋大哥的情书,而是她每天都要完成的钢笔字任务,队长父亲说钢笔写起来更容易,她不能写几个大字就交差了,必须写满一页纸才行。

也不知道这张钢笔字宋清徽是怎么从叶队长手里搞来的。不过既然能被他弄过来,说明叶小妹发挥得很不错,宋奶奶看着便笑得合不拢嘴,“你看看,小姑娘的字写得多正气多有风骨啊,一看就是个大气的孩子,要不是条件差了些,我还怕小徽配不上人家呢!”

宋奶奶想的没错,要是叶舒华还在舒服当着白富美,宋清徽怎么难搞的男人她都没兴趣贴上去,可惜为了肉罐头,不得不低头啊。

宋英珺对书法什么的不感兴趣,就像宋奶奶吐槽的,他们宋家人几乎都继承了老爷子喜欢打打杀杀的个性,只有宋清徽继承了宋奶奶的文学细胞,所以祖孙俩的感情都要格外深厚些。

不过宋英珺再不感兴趣,但也受过了良好的教育,接过纸看了看,不得不承认母亲的喜欢有几分道理,这姑娘确实游龙走凤、字写得很大气,感觉都有点对她的胃口了,宋英珺忍不住道:“我以为小徽喜欢读书,他看中的姑娘也会是那种温柔贤惠、知书达理的呢,没想到他瞧中的姑娘看字挺大方活泼了,不愧是我们宋家人!”

宋奶奶乐呵呵把纸和信一起小心收起来,准备等老头子晚上回来也给他看看的,一边点头道:“我孙子的眼光当然好。”

宋英珺是没那么反对,可她只是小姑,反对或支持也没多大意义,还是该听听小徽父母的意思,所以她又委婉的问了句,“小徽有喜欢的姑娘,这事二哥二嫂知道吗?”

没想到宋奶奶人老了,脑子依然反应那么快,立刻警觉的瞥她一眼,“小徽都没把姑娘追上,当然不会这么早告诉他父母,你也不许跟他们打报告,免得他们夫妻俩又跟小徽添乱。”

宋英珺心想添乱的恐怕不是二哥二嫂,而是您老人家吧。

不过老人家权威很大,被耳提面命的宋英珺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想,二哥二嫂我尽力了,母亲年纪越大越任性,实在劝不住,可不能怪她啊。至于母亲说的要她绝对保密,她是当女儿的,除了听话还能干什么呢╮(╯3╰)╭

宋奶奶的信和包裹还在路上,双岗生产大队已经忙得热火朝天。

一年一度的秋收又来了。

秋收的日子,农民伯伯脸上总是写满了丰收的喜悦,而今年,农民伯伯脸上的喜悦比往年任何一个秋收都要来的灿烂,因为楚涵建议并负责的那一亩田,不但鱼养得好,就连结的稻谷都比旁边几块田要茂盛一些,这就意味着田里养鱼,不但有鱼吃,还可以提高粮食产量,真是一举两得。

队员们兴奋的奔走相告,叶队长也已经决定明年要增加水田养鱼的面积了,就是增加到多少亩,暂时还没有定论,因为还不能确定养鱼是否真的能提高产量,还是说这次只是运气好。

不过在农村,粮食才是根本,双岗大队田里养鱼好像还让粮食产量增加了,消息传出去公社领导也坐不住了,在收割粮食之前,老社长特意来双岗生产队亲眼看了他们的“试验田”,一行人都很满意。

听叶队长说明年队里还准备加大面积,老社长也决定大力支持,他当场表示田里不管养多少鱼明年都不用上交,他们可以自行分给队员们,他还会为他们向上面申请奖励,要求只有一个,实验成功以后,希望叶队长把技术和经验分享给其他大队。

叶队长只是个生产队队长,能够得到公社社长,也就是顶头上司的肯定和支持,哪怕只是口头上的,也依然够他激动了,叶队长毫不藏私的答应了老社长的要求,并且把真正的功臣楚涵介绍给他们,“这是我们今年新来的知青小楚,在田里养鱼就是她提出来的,这亩田也一直是小楚在看顾,领导们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直接问她。”

老社长一向爱才,以前就挖过宋清徽的墙角,如今见了金手指更大的楚涵,当然更喜欢了,问了些养鱼的问题后,便笑眯眯地问道,“小姑娘很能干,有想法,还能付诸行动,正好公社还缺个干事,小楚想不想来试试?”

楚涵一脸感动的表示感谢,“很感谢领导们的厚爱,只是我初来乍到,如果没有叶队长和所有队员对我的信任跟支持,就算我有很好的想法,恐怕也没有付诸行动的机会。”

“队里给了我这么宝贵的机会,明年又要增加养鱼面积,正是关键的时候,我这个时候一走了之,就怕辜负了大家对我的信任。”

楚涵的内心当然没有她说的这么大公无私,她是真的不想去公社,理由却不是为了报答队里对她的信任,而是对她来说,任何工作机遇都比不上两年后的高考重要。

上辈子恢复高考的消息出来,楚涵也跟所有的同学一样喜极而泣,头悬梁锥刺股复习,终于踩着录取分数线考上了师范大学,也算是“天之骄子”了。后来的人们也常说他们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才了不起,只是念了个普通师范的楚涵却一直暗暗羡慕当年那些考上名牌大学的同届生,他们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后来几乎都成了有头有脸的成功人士。

如今,她带着记忆重生回来,当然不能浪费上天给她的机会,她也希望自己能成为上辈子她羡慕的那些名校生,站在更高的起点,俯瞰她不曾见过的风景。所以比起去公社,她更愿意留在双岗大队。

早在几个月前,叶队长就给她安排了最轻松的工作,秋收过后,她的工作只会更加清闲,所以她将会有很多的时间来看书复习,这一届的高考生卧虎藏龙,拼智商拼不过,就只能笨鸟先飞了。要是去了公社,楚涵还得担心以领导们对她的“看重”她将忙得怀疑人生。

老社长当然不知道楚涵的内心活动,听着她这么诚恳的理由,倒也满意的点头,“也好,年纪轻轻就知道知恩图报,那我也不强人所难了,过两年,等你们队里的技术成熟了,再调你来公社帮忙?”

过两年她都参加高考了,当然无所谓,楚涵笑容满面点头:“真的很感谢领导的理解和支持。”

领导们看完稻田就走了,留下欢欣鼓舞的队员们,领导答应明年养的鱼都让他们自己分,那还不撸起袖子大干一场?人家楚知青为了帮他们一起养鱼,都不肯去公社当领导呢,真是好人啊!

所有队员们又激动又感动,所有情绪化成满满的动力,在田里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抢收工作。

大家都很兴奋,唯独叶小妹很不高兴。

叶小妹以为,她这一年已经痛改前非、努力做人,在队长父亲心里已经从装病骗吃骗喝的懒丫头,成功变成了可爱又贴心的小棉袄,今年农忙期间,队长父亲肯定不会再把她赶出家门赚工分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叶队长今年并没有让她出去干活,可她却毫无准备的被王翠芬同志提溜进了食堂帮工。

王翠芬突然化身后妈,也不是叶小妹东窗事发了,原因还要从叶大嫂和叶二嫂身上说起。

叶队长家两个儿媳妇就跟打比赛似的,每次怀孕都你追我赶。是的,这一次妯娌俩又统统怀上了,而且时间咬得比上次还紧,叶大嫂宣布怀孕不到一个月,叶二嫂也发现怀孕了,家里一下子出现两个孕妇。

叶大嫂怀孕也就算了,叶大宝已经满了周岁,这算是三年抱俩,听队里人说这叫福气。叶小妹没想到的是叶二嫂竟然也这么快又怀上了,大妹都才五个月,还在妈妈怀里吃奶呢,也太着急了一点吧。

知道二嫂怀孕后,叶小妹便忍不住围着二哥打量,一脸“没想到二哥你看着浓眉大眼,竟然这么禽兽,连喂奶的媳妇都不放过”的控诉。

叶二哥被傻妹妹看得很心虚,又不能跟她解释不是他禽兽,而是媳妇儿主动要求的——跟没嫁人的小妹说这种话,他的腿怕是也要被爹娘打断了。叶二哥只能躺平任嘲了。

当时乐呵呵看二哥笑话的叶小妹没有想到,两个嫂子生孩子太积极,最后受苦的人竟然会是她。

这个年代的乡下,孕妇是没有那么精贵的,哪怕是挺着七八个月的大肚子,该的干活还是要干,不过林红梅和宋秀秀身为队长家的儿媳妇,还是有点特权的,农忙时节,队里特批她们只干半天,早晨太阳不大和傍晚太阳下山的时候去地里就行,其他时间让她们在家里“休息”。

叶大嫂和叶二嫂所谓的休息,当然不是指在床上躺着睡大觉,洗衣服扫地带孩子还是要干的,好在农忙期间家家户户都不用开火,一日三餐都在食堂打饭吃,她们不用再做饭,也算是省了很多事。她们对婆婆的安排还是比较满意的。

然后叶小妹就惨了。

洗衣服做饭带孩子本来是她该做的事,现在被怀孕的两个嫂子抢了做,她总不能在家无所事事睡大觉。

王翠芬是偏心眼儿,可她也很在意外人的看法,为了堵住悠悠之口,叶小妹就被她抓到食堂当壮丁。

努力一整年,回到解放前,叶小妹觉得自己老惨老惨了。

作者有话要说:猫宁~

继续晒霸王票——

灰白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6 22:36:22

23338225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6 22:37:03

蛋黄也酥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6 22:52:45

涉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6 23:48:57

三千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04-07 07:37:04

萧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7 08:46:30

santu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7 10:32:08

感谢可爱的小伙伴们,继续下午或者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