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七十章(营养液破两万的(1/1)

叶小妹被七姑八婆热情包围, 又有小姐姐不遗余力的“甜言蜜语”,整个人已经美得找不到北了,依然没注意到人群中“毫不起眼”的宋大哥。

宋清徽没瞎,自然把她的忽视甚至是无视看在眼里,羞愧难当之余,更添了一份恼怒,心想他没打算回信真是太明智的决定了, 因为回了信也没用,叶小妹根本不会在意, 说不定人家早就把和他有过书信往来这件事都忘光了,前段时间她乐此不彼的缠着自己,恐怕也是因为闲得没事干吧。

是的, 在宋清徽心里, 叶小妹已经从不靠谱不可信但是没恶意,进化成以玩弄人感情为乐的渣渣了。

毛zhu席说了, 我们对待人渣,无论对方是男是女,都应该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所以当叶小妹终于发现了他、并找着机会过来搭讪的时候, 宋清徽就像个么的感情的机器人一般面无表情, “有事吗?”

叶小妹其实看得懂脸色, 只是就像宋清徽的评价,她我行我素、自说自话惯了,不关心的事便直接忽略, 宋清徽故作冷淡的样子根本没引起她的注意,在叶小妹看来,宋清徽在人前时不时就高冷一回,现在肯定也是在跟她避嫌呢。

不过她既然主动来找宋大哥了,当然是因为现在没有避嫌的必要。

这会儿她家院子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人们都关注队长父亲和王翠芬同志,还有的忙着恭喜叶二哥叶二嫂去了,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这个角落,叶小妹无视宋大哥的态度,抓紧时间上前提醒道,“宋大哥,你好像忘了给我回信?”

叶小妹又来倒打一耙,明明忘记这回事的人是她。宋清徽内心这么吐槽,神情依然淡定,甚至又往角落里退了两步,既然叶小妹还没放弃,问到他跟前,那他还是一次性把话说清楚比较好。

宋清徽清了清嗓子,低声道:“我认为已经没有回信的必要了。”

“为什么?”叶小妹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他们不是才“互诉衷肠”过吗,宋大哥这么快就始乱终弃?

叶小妹难以置信、深受打击的表情,让宋清徽觉得自己活像个抛妻弃子的渣男,他可不能让叶小妹恶人先告状了,赶紧委婉的解释道,“小妹,之前我和你回信,是怕你年纪还小不懂事,既然你清楚,对未来有了合适的规划,那我就可以放心了。”

好不容易叶小妹的攻略渐入佳境,宋清徽这个时候又来这么一出,无疑是晴天霹雳,叶小妹继续控诉,“所以你又不想跟我处对象了?”

宋清徽很想问他什么时候表达过“想跟她处对象”的意思吗?

然而话到嘴边,竟然变成了颇为幽怨的反问句,“你不是已经想好要在你三哥单位找个对象吗?”

“是结婚。”叶小妹认真的纠正道,并没有注意到对面宋大哥变得晦暗不明的眼神,一脸坦然的继续表白,“但是这不影响我们俩处对象啊。”

向来冷静自持、进退有度的宋清徽这次终于没有绷住,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令他想象无能的无耻的叶小妹,终于明白了,叶小妹想跟他处对象,然后再“找个老实人嫁了”,这根本不叫骑驴找马,她完全就是在耍流氓、玩弄别人的感情!

以前是他把叶小妹想得太单纯无害了,如今看穿了她的本性,宋清徽当然不会再跟叶小妹纠缠下去,他气得连话都不想说,瞥了叶小妹一眼,然后一声不吭的离开。

这个反应让叶小妹自我反省了一下,宋大哥一副被她毁了三观的表情,难道只谈恋爱不结婚是很骇世惊俗的模式?

那还是先别追上去了,给宋大哥一点时间来消化吧。

她可真是个无与伦比的小天使啊。叶小妹都被自己善良的感动了,然后兴致勃勃去找小姐姐玩耍。

于是走远的宋清徽下意识回头,就看到叶小妹和楚同志聊得热切,笑容灿烂的模样,可半点看不出“失恋”的痕迹。

宋清徽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虽然他很努力表现得云淡风轻,可是紧抿的嘴角和微蹙的没心,和他清俊优雅、如沐春风的形象可就大相庭径了。

叶小妹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和她聊天的楚涵却注意到了,再一次勾起了嘴角,也不知道小姑娘和宋知青说了什么,竟然引得他失态至此?

楚涵这下是真的有点好奇了,想了想,转头对叶小妹笑道:“我记得刚来的时候,你提醒我们受欺负了可以去找沈思默同志帮忙?”

“是啊。”叶小妹问道,“有人欺负你们吗?”

“这倒没有,我就是有点奇怪。”楚涵笑了笑,“知青点很多男同志都不错,小妹好像唯独信赖沈思默同志?”

“也不是信赖啦,你们那大多数女知青也不爱惹事,只有李继红天天跟斗鸡似的、见人就想啄两口,刚好她喜欢沈思默,你们有事找他一准好使。不过没事就别跟他走太近了,容易被不依不饶的李继红缠上。”

“原来是这样,小妹真是用心了。”楚涵恍然大悟状,其实她也就头一两天误会过叶小妹对沈思默有意思,但是很快就发现自己似乎误会了,毕竟叶小妹可从来没有追着沈思默喊沈大哥。

倒是李继红对沈思默同志的心思,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心里清楚归清楚,在傻白甜的叶小妹面前,楚涵继续打趣般的说:“小妹之前让我有事找沈思默,没事就保持距离,我还以为你喜欢他呢。”

叶小妹想也不想的否认道:“当然没有,我都没跟沈同志说过几句话呢。”

“小妹跟宋知青倒是挺聊得来?”

叶小妹正想点头,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信息量有点大,连忙顿住了,抬起头,就对上楚涵笑盈盈的眼睛。叶小妹心虚的眨了眨眼睛。

承认事实没什么可耻的,但她是要跟宋大哥谈地下恋的,这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哪怕是她最近挺喜欢的小姐姐也不行,所以叶小妹立刻转移了话题,“听说山上有蕨菜了,改天要一起去摘吗?”

这个话题转的很不高明,楚涵一眼就看穿了,不过她还是配合的点起了头,因为叶小妹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承不承认都一样,楚涵的八卦欲也就得到了满足。

春天到了,山上长出许多好吃的野菜,有蕨菜、香椿芽、折耳根、野韭菜和地皮菇,过了这个季节可就吃不到了,叶小妹面对美食自然爆发了惊人的热情,加上不用再奶孩子了,她几乎每天都会戴上她的大草帽出门。

叶小妹现在干活也很麻利了,两个多小时就能拎一篮子蕨菜回来,所以她兴致勃勃的找了半个月的蕨菜,叶家吃蕨菜的速度当然跟不上叶小妹摘的速度,不过没关系,蕨菜晒干了能吃一年。

过年的时候叶小妹就在亲戚家吃到了干的蕨菜腊肉,美味程度丝毫不逊于新鲜的蕨菜,她当然也就干劲十足了。

日子就在叶小妹像勤劳的小仓鼠、漫山遍野找食物的过程中渡过了,宋大哥“考虑”了这么久还没回复,她也不急,自己给自己找了许多乐子,所以她准备“忙”完再去找宋大哥。

光秃秃的水田已经插满了秧苗,叶小妹有一次路过田埂,居然看到田里还有小鱼游来游去,叶小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脸兴奋的回家分享这个惊喜,然而叶大哥他们听了一点都不惊讶,还告诉她这些鱼苗不是突然冒出来的,而是他们特意放进去的。

田里养鱼这是什么新玩法,叶小妹一脸懵逼的问:“为什么要放田里去,鱼塘不够用了吗?”

傻白甜的言论再次逗得几人哈哈大笑,“鱼塘养的鱼也不够你吃啊,这次爹只试了一亩田,放了两百来条鱼,要是都养活了,每家多分两条鱼,吃不完还可以卖去国营饭店换点钱,这不是挺好吗?”

叶小妹连连点头,“再好不过了。”

叶二哥见状也笑道:“小妹你肯定想不到在田里养鱼是谁的主意。”

叶小妹果然瞪大了眼睛好奇问:“谁呀?”

“楚涵楚知青,是她向爹建议来着。”

叶小妹一脸的不信,“你没骗我吗,楚涵姐怎么会懂这个?”

“好像是楚知青家隔壁有个老教授专门研究这个,后来老教授被批/斗,他一些重要的书籍文章被楚知青父母悄悄保存起来了,楚知青是从小看着老教授的研究长大的,可惜老教授再也没能回去过,听说他已经病逝了,不过楚知青却被这些资料勾起了,她上面还有哥哥姐姐,本来用不着她来当下乡知青,就因为对种地很感兴趣,楚知青主动代替了她大姐来插队。”

叶大哥介绍完,叶二哥又补充了几点,“对啊,楚知青看着文文静静,对这事可较真了,刚开始爹是不愿冒险的,咱们大队日子过的不错,犯不着瞎折腾,可她天天找着机会去缠爹,还把老教授的文章给他看,爹是最敬重文化人的,看了老教授的文章后就开始都犹豫了,最后决定先拿一亩田出来试试,爹说了,这田里养鱼要是能养好,明年再多种几亩。”

大哥二哥解释的很全面,叶小妹却只听了个大概,她对地里的事不太清楚,也不感兴趣,但是问题又来了,叶小妹郁闷的问:“最近有发生这么多事吗,我怎么一点都不清楚?”

人人都知道的事,就她不知道,叶小妹有种被大家抛弃的不爽。

叶大哥无奈的揉了把她的头,“都说了楚知青是在地里干活的时候找的爹,又没来家里说这个,你当然不知道了。”

叶小妹想想也是,顿时不再郁闷,在叶大哥和叶二哥看来,她这模样又是没心没肺的表现了,但其实叶小妹有把他们说的事往心里去,田里养鱼简直是天才般的想法啊,以后要是所有田都养起鱼,岂不是隔三差五就能捞鱼吃?

她可喜欢吃鱼了,叶小妹为机智的小姐姐疯狂点赞,内心深处还有点奇怪,她应该是不知道田里可以养鱼的,但是听大哥二哥介绍起来,她又感觉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办法?

不过叶小妹不是喜欢为难自己的性格,既然想不起来就懒得想了,说到吃鱼,她又一次馋了起来,这会儿没有新鲜的鱼给她吃,便缠着王翠芬同志割点腊肉来炒蕨菜吃。

看在叶小妹最近积极找野菜的份上,王翠芬很轻易满足了她的要求。

她也可能是听兄妹三个说鱼说得热闹,便被勾起了好奇,吃晚饭的时候问叶队长,“对了,小楚管的那亩田现在怎么样了?”

叶队长心情不错,闻言露出了点笑容,“我们每天都去田里检查了,仔细看过根茎,这些鱼苗确实没有啃咱们的水稻。”

“真的吗?那太好了!”王翠芬也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农田养鱼,说到底养鱼只是顺带,粮食才是主要,他们不敢尝试这个办法,就是担心鱼把水稻给啃坏了,导致颗粒无收,那他们又得进入可怕的饥荒时期了。

所以,只要鱼不破坏稻苗就是好消息,哪怕鱼最后养不好,他们也没多大损失。

叶队长保守的表示:“不知道后头会怎么样,暂时还不能下定论,继续观察一阵子吧。”

“这是应该的。”王翠芬点了点头,想想又道,“这事要能成,小楚可就是大功臣,你可得好好奖励一下。”

叶队长心里有数的说:“过两个月开始结稻子,这亩田的水稻只要不比其他田少太多,鱼也能养成,就先让小楚当记分员,她只管记分不用下地,明年春耕时,再让她当个指导员,她也不用干活,教教队员怎么挖地打渠以及那些注意事项就成了。”

孩子他爹想得还是很周到的,王翠芬笑道,“那敢情好,小楚虽然对种地感兴趣,她从小可没吃过苦,城里长大的姑娘,刚来的时候又白嫩又水灵,这才几个月啊,黑了,又瘦了一圈,看着远不如刚来那会儿标致了。”

说到这里,王翠芬还颇为自豪的看了水灵灵的小闺女一眼,暗想她坚持不让小妹下地真是太正确了,小楚那么让人眼前一亮的女知青,才干几个月就憔悴了一大截,要是小妹一早下地赚工分,现在肯定比小楚还更黑更瘦,那就不漂亮喽。

叶小妹并没有注意到王翠芬同志欣慰的眼神,她正目瞪口呆的看着队长父亲,她那么努力的给队长父亲当小棉袄、嘘寒问暖了好长一段时间,就希望队长父亲能把她从食堂里解救出来,给她安排个类似记分员一样躺着赚工分的工作,虽然后来是她自己放弃了这个想法,可这期间她刷了那么多的好感度,队长父亲从来没考虑过要为她安排的打算,那也是不争的事实啊。

现在轮到小姐姐,人家都没说什么,队长父亲就主动要给安排了,他到底是谁的亲爹啊。

叶小妹深受打击,觉得自己这个小棉袄当的太窝囊了。

因为沉浸在郁闷中无法自拔,叶小妹都忽略了心里一闪而过的熟悉感。

水田养鱼,然后荣升记分员,从此躺着赚工分,这段情节她仿佛在哪里看过?

这天晚上,叶小妹直接在梦里得到了答案,原来她对楚涵小姐姐的名字感到耳熟不是错觉,楚涵的确就是她上辈子“认识的人”——勉强就当她单方面认识小姐姐吧,因为她看过一本以楚涵为女主的重生小说。

叶舒华看这本小说的时候还在上高中,那会儿她正值中二期还没人管,索性也不学习了,放飞自我的看了不少小说,大部分看完就忘了,她现在连这本小说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不过因为这是本走事业线的女主文,作者写的十分精彩,女主一路升级打怪的事业线叶舒华看得很过瘾,导致她对女主那部分剧情印象深刻,如今才能在梦里把这段剧情回忆起来。

在梦里,她不但梦到了女主苏爽无敌的事业线,还梦到了感情线,女主在农村待了两年,恢复高考后直接考入全国名校北大,队里还有个知青进了她隔壁的清华,一个大队考出两个顶尖大学生,引起了巨大的轰动,队长父亲因为出色的政绩,加上水田养鱼的成功经验,在男女主离开不久后他也“升官”了,好像是进入乡政府,终于吃上了皇粮。

不过书里只是一笔带过了这段,因为女主插队期间叶队长确实有关照过她,但也只是泛泛之交,所以女主离开双岗,这里的一切也就没有必要再提起了。

女主进入大学以后,剧情更精彩了,不但正式开启了事业线,连感情线都有了端倪,她跟隔壁的宋清徽在插队期间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上大学后也经常见面,渐渐的就互相有了好感,中途女主上辈子早逝的丈夫出现过,女主纠结了一阵,最后选择了更为志同道合的宋清徽,一毕业他们就办了婚礼。

没看到洞房花烛夜,叶小妹就被吓醒了,她竟然想去勾搭女主的男人,不要命了吗_(:3j∠)_

作者有话要说:日万成就达成~不过明天要再接再厉,因为还有很多天的更新没补回来,压力山大_(:3j∠)_

先晒个霸王票——

嘟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3-31 23:41:28

devilcj20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4-01 08:02:04

感谢两个小可爱,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