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期间, 吃喝玩乐还能去各个大队走亲戚,活动这么丰富,把憋了大半年的叶小妹可乐坏了。

比起呆在家里吃年夜饭剩下的大鱼大肉,叶小妹最喜欢的还是去给亲戚们拜年,虽然这年头去亲戚家全靠双腿跋涉,路上比较辛苦,可是一旦到了亲戚家, 她就是客人了,什么事都不用干, 人家还要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她,爽歪歪啊。

叶小妹彻底爱上了给亲戚拜年这项活动,如果可以, 大哥二哥去他们老丈人家拜年她都想跟着去蹭吃蹭喝, 可惜王翠芬同志坚决不答应,叶小妹也就只能乖乖待在家了。

所谓礼尚往来, 叶家人天天走亲戚,亲戚当然也要回礼,叶大哥和叶二哥在各自的老丈人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回来, 便带回了一堆大舅子小姨子。

这年头没有计划生育, 连避孕措施都没有, 怀上了都得生下来,所以就造成了“两极分化”的现象,一户人家要么生孩子特费劲, 要么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不想要都拦不住,这就叫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林红梅和宋秀秀可是王翠芬精心挑选的儿媳妇,当然不是费劲娘家的兄弟姐妹一点都不比叶家少,两家人凑在一起,也是济济一堂热闹非凡,王翠芬在厨房忙得不行,刚从娘家回来的妯娌俩也匆匆进来帮忙,叶小妹更是一早被抓了壮丁。

王翠芬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还嫌事情不够多似的,这个时候竟让叶军华去知青点找宋清徽,“都十点多了,听说知青们爱睡懒觉,不过这个点应该也起来了,你去跟小宋说一声,让他中午就来咱们家吃饭。”

叶军华惊讶之余,略微有些迟疑,“家里这么多客人在,再请宋哥会不会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都是年轻人,还能一块打打牌呢。”王翠芬笑道,“再说小宋客气又热情,我们单独请客,他心里又过意不去,哪天再给小妹一堆好东西,这不又没完没了了吗?”王翠芬说着,还狠狠瞪了旁边竖起耳朵来偷听的叶小妹一眼,这丫头现在学精了,拿了小宋的东西还敢躲起来吃独食,她是刚好撞见了,真问起来小妹当然不敢撒谎,可是他们要是没撞见,岂不是让她不声不响占了小宋的便宜?

叶小妹偷听被王翠芬同志抓个正着,忙又把头垂下去继续择菜,不过已经竖起来的耳朵却没有放下,她现在很想知道宋大哥会不会来家里做客,好奇到心情都复杂起来了,半是期待半是纠结,宋大哥能来当然很好,为她继续攻略创造条件,唯一的问题是她这些天玩嗨了,小情书还没来得及写呢,厨房这么忙,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时间溜回屋去写情书。

可惜宋清徽来不来,并不是她能决定的。

叶军华听他娘这么分析,倒也觉得可以了,他原本是担心今天来做客的是亲家那边的亲戚,宋清徽一个单身男青年夹在其中会不自在,不过比起单独请他,显然还是这样安排更好,所以他点头道:“行,我现在就去。”

王翠芬说知青们喜欢睡懒觉——当然也不是她一个人这么觉得,整个大队都觉得知青们比较娇惯懒散,但真要说起来,知青是不如当地人这般勤劳、披星戴月,但也比叶小妹勤快得多,可能以前在家里偶尔会睡到日晒三竿,来了农村自然得入乡随俗,目前双岗大队的知青,资历最浅的就是宋清徽他们这一批,可他们满打满算来这也有两年、快满三年了,早就已经习惯了当地的作息,哪怕过年放假,早上八/九点左右也都起床了。

所以叶军华到的时候,知青点正热闹着,人家早就吃完早饭,正在屋檐下烤火闲聊顺便打打牌,再过一会儿就该准备午饭了。

叶军华来的很及时,赶在做饭之前通知宋清徽,然而宋清徽收到他的邀请直接懵逼了。

就在刚才,还有知青闲聊说起叶队长家今天依然很热闹,来了许多客人,听说都是叶大嫂和叶二嫂的娘家兄弟姐妹,也就是叶队长家的亲家了。所以这会儿,宋清徽便控制不住的疯狂脑补,今天是叶家的“亲家专场”,请他做什么,难道他们全家都希望他跟叶小妹处对象?

是的,过了个年,宋大哥还是没从被叶小妹表白的坎中走出来,以至于现在依然很敏感,一点风吹草动就忍不住联想起来了。

虽然很感动于叶家对他的全然信任和热情,但是跟叶小妹处对象还是不可能的,宋清徽下意识婉拒道:“这个不太好吧,你们家有亲戚在,我一个外人怎么好意思去凑热闹……”

宋清徽有意无意加重了外人两个字的读音,把急于划清界限的态度表现得淋漓尽致,可惜叶军华并不懂他那百转千回的心情,他倒是觉得宋哥果然跟他娘说的一样,也忒客气了点,便笑道:“宋哥,我们可没把你当外人,外人也不会大方到随手就给小妹牛肉干的地步吧?”

“原来是为了这事啊。”宋清徽尴尬的笑笑,在叶军华说到没把他当外人时,他都提起了心,暗想自己果然没担心错,叶军华就是为了撮合他跟叶小妹来的。

没想到剧情急转直下,个人清白问题是暂时解除了,可是叶家人如此郑重其事,衬得他刚才的担心更像是自作多情啊!

所以宋清徽尴尬之余,对在信里信誓旦旦说她会保密、不告诉任何人的叶小妹也带了点儿恨铁不成钢,一脸无奈的问:“她告诉你们了?”

“小妹可没说。”叶军华语气欢快的说,“她那天从外面回来,把大宝放下,就闷声不吭的回了自己屋子。我娘想着你们知青点的李同志跟小妹不对付,两人见了面就吵架,我娘担心她又出门受欺负了,就忙进屋去看她,刚好就抓到小妹一个人在屋里吃独食。”

叶军华介绍着那天的情形,又把自己给逗乐了,摇头笑笑,“然后我娘就把她剩的半把牛肉干没收,分给我们几个吃了。”

宋清徽下意识弯了弯嘴角,已经脑补出了叶小妹嘴角可以挂油瓶的郁闷表情。

但是紧接着他脑海里又闪过一个念头,正要开口询问,就听到叶军华好笑的问他:“宋哥,我猜是你让小妹一个人吃,别告诉我娘他们的吧?”

“你猜对了。”宋清徽不动声色的笑道。

“那就没办法,我娘已经撞见了,今天中午你不来,改天她就得摆一大桌子专门请你了。”

叶军华说话幽默风趣,又把请他的理由解释清楚了,宋清徽心里已经没那么抗拒,便配合的笑道:“那我可不好意思,还是择日不如撞日吧。”

“那行,待会我过来叫你,宋哥要是没事也可以早点过来,我们家也在打牌,你来了正好还可以再开一桌。”

宋清徽笑着应下了,随后又状似无意的问,“你说小妹被叶婶抓包,是不是我们在我们从山上回来以后发生的?”

叶军华不疑有他,笑道:“可不是?那天还是你们年前最后一次进山呢。”所以他也记得很清楚。

宋清徽大概知道叶小妹为什么会被抓包了,说到底跟他没回信有关,叶小妹不知道是生气也好,伤心也好,可能就想吃点牛肉干缓解一下心情,结果就被叶婶抓这个正着,牛肉干也没得吃了,可谓是人财两空。

这么一想,宋清徽莫名有点同情叶小妹了,就是不知道遭受了双重打击的叶小妹,是没得到他的回应更难受,还是失去了牛肉干让她打击更大?

本着怜香惜玉的优良传统,送走了叶军华后,宋清徽本能的想要回宿舍找点好吃的带过去安慰安慰叶小妹,不过刚走到门口,就被负责今天三餐的同志叫住了,对方好奇的问:“宋清徽,刚才叶军华同志找你说什么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宋清徽猛然把迈出去的脚收了回来,心想他就算有好吃的也不能送,这次差点被叶小妹“赖上”,就是因为他私底下送牛肉干才惹出来的,好不容易婉拒了叶小妹,现在又送东西,叶小妹还不得穷追猛打?

宋清徽立刻决定了,他什么都不带,就腆着脸空手去叶家蹭一顿吃的。

不过当着同伴的面,宋清徽脸上并不露半分端倪,只是笑道:“他来喊我去吃中饭,所以中午不用准备我的份了。”

女知青也没有很惊讶的点头,又问:“那晚上要准备你的份吗?”

“晚上应该回来的。”

“好哦。”女知青点点头,还有些羡慕的笑道,“还是你好啊,队里的男女老少喜欢你,连队长媳妇都对你这么好,平时隔三差五叫你去吃饭也就算了,正月里招待亲戚都还惦记着你呢,我看队长媳妇这是把你当半个儿子在关照了。”

虽然都是一个知青点的朋友,宋清徽私底下送了多少好吃的给叶家、主要是给叶小妹,其他知青也不甚清楚,他们明面上看到的,宋清徽唯一一次拎着肉去叶队长家做客,人家还原封不动做成红烧肉又让他带回来,那盆红烧肉他们也尝了,香着呢。

所以不知内情的知青们,只当是叶队长夫妻格外喜欢宋清徽,把他当自家子侄一样关照着,才会隔三差五喊他去家里吃饭,他们当然很羡慕宋清徽这份人见人爱的魅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宋清徽想起“女婿半个儿”的说法,被她吓得心脏都颤了颤,悄悄红了耳朵,但是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摇头:“你们说的也太夸张了……”

然后尬笑着走开了。

另一头,叶小妹听到三哥回来说他已经跟宋知青说好了,待会就喊他过来吃饭,心里便捉急起来,她的小情书都还没机会写啊怎么办!

叶小妹被安排在厨房里帮忙,择菜洗菜,又要给她娘当烧火小妹,忙得团团转,又快过去一个小时了,她还没找到偷溜的机会,她娘倒是风风火火的催促叶三哥,“差不多了,你去请小宋过来吧。”

叶军华闻声就走,叶小妹忍不住问:“娘,你一个菜都没炒,这么急叫宋大哥来吗?”

“这不是要开始煮糖水了吗,小宋过来正好也可以吃一碗。”王翠芬一边说着,一边往锅里打鸡蛋。她说的糖水,其实就是糖水荷包蛋,烧开水把鸡蛋煮熟,然后碗里放适量的白糖,鸡蛋煮熟捞出来就可以吃了。在这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糖水鸡蛋几乎是每家每户过年待客的必备菜单。

叶舒华去亲戚家拜年也吃上了糖水鸡蛋,一个鸡蛋,大半碗汤,甜滋滋的味道还真不赖。不过连吃几天下来,她已经不太感冒了,看到她娘煮鸡蛋眼睛都不眨的“哦”了一声。

王翠芬没在意她的反应,还在自顾自的说:“再说也不早了,该洗该切的菜都弄好了,直接下锅炒,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叶舒华听得眼睛一亮,趁机要求道:“娘,反正也快忙完了,我可不可以回房休息一下?我都忙了一上午,快累死了。”

叶小妹说话夸张了点,倒也基本属实,按照往年的习惯,老大老二去了老丈人家,回来都得把老丈人家的亲戚请回来,于是林红梅和宋秀秀还没到家,王翠芬已经一早把叶小妹叫起来帮忙了,毕竟她不知道老大老二回来的是早是晚,万一有什么耽搁、临近中午了才回来,她一个人弄不好这桌午饭可就太失礼了。

所以叶小妹就算没忙一上午,至少也辛苦了大半个上午,王翠芬看她坚持到现在才诉苦想偷溜,心里头还有点欣慰,面上却不咸不淡的道:“我又没说不让,想歇就歇去呗。”

“那我走了呀!”叶小妹拍拍手起身,迫不及待的回房写情书去了。

情书有点不太好写,虽然她的“知识储备”丰富,写这玩意儿堪称信手拈来,但是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叶小妹只好匆匆撩了一发,“你知道你和星星有什么区别吗?星星在天上,而你在我心里呀(p≧w≦q)”

表白了一发,顺带卖了个萌,叶小妹才开始这封信的重点,她很善解人意的写道,“不过暂时不想处对象也没关系,我们先沟通了解一下,宋大哥千万不要紧张,更不要有心理压力啊……”

“但是一定要给我回信的,再不回信,我就会很伤心,然后天天坐在知青点门口哭╮(╯3╰)╭”

五分钟不到,这封惊采绝艳的大作就完成了,叶小妹看着龙飞凤舞的笔迹多少有点欣慰,她大半年的辛苦练字没白练,字写得越来越优美了,情话又这么甜,她就不信这封情书击不中宋大哥那颗文艺青年的小心脏。

吹干墨迹,叶小妹把信折成小心心放进口袋里,然后哼着小调心情得意的走出房间,刚到门口,就看到宋大哥跟着三哥过来了,叶小妹很兴奋的奔过去,“宋大哥,你来了呀。”

作者有话要说:不出意外的应该会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