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舒华不是很懂叶大嫂和叶二嫂之间的塑料妯娌情,但她相信王翠芬同志一定肯定比她懂,吃完早饭,一起去食堂的路上,她便缠了一路,缠到王翠芬同志终于同意开放她的“小葵花妈妈课堂”。

这是王翠芬给叶舒华上的第一课,在她的讲诉里,家里这段时间的“明争暗斗”,完全可以拍一部名为《叶家大院》的宅斗剧了。

王翠芬同志不但开的脑洞够大,逻辑条理也很清晰,开头就给叶舒华分析这场大戏的起因,“你这两个嫂子进门时间也长了,尤其是你大嫂,嫁进来不到两年,就给老叶家生了白白胖胖的大孙子,按戏文里说的,她就是老叶家的功臣啊!紧接着你二嫂也被查出怀上了,你说她们俩有这样的服气,心能不变大么?”

“她们肯定想,自己给老叶家做了贡献,不能再被人管着,必须当家做主了嘛,那就得先把我这个拦路的恶婆婆搬开。可我怎么说也是长辈,你们兄妹几个都不是没良心的白眼狼,她们要直接欺负到我头上,你大哥二哥也不干呀,估计她们是要拿你开刀,抓着你的错处不但能打击我,还可以早点把你嫁出去,反正在几乎所有嫂子眼里,小姑子都是吃白饭的,她们一次能办成两件事,心里当然美了……”

叶舒华这个时候还没有处在风暴眼的自觉,她以一个吃瓜群众的心态听得不明觉厉,不由点头催道:“然后呢?”

王翠芬无奈的叹了口气,但还是继续讲下去:“不是我自夸,你跟你姐在咱们大队里,不能算是最能干的姑娘,但绝对是最听话孝顺的,你那两个嫂子想抓你的错处也没那么容易,这才等到你生病、我给你蒸了几次鸡蛋,她们俩能放过这个机会吗?”

听到这里,叶舒华突然很想帮她娘总结一下,其实就是一颗鸡蛋引发的血案,但事情牵扯到她身上,她又有点不服气,忍不住抗议道:“她们不也吃鸡蛋吗,为什么我就不能吃?”

王翠芬其实也同样憋气,本来在小妹生病之前,家里两颗鸡蛋每天都是给林红梅妯娌俩分的,全大队也没那家的媳妇有这么好的待遇,才会吃得她们一个比一个心大脸大,小妹才吃了几个鸡蛋就跳脚。

于是林红梅联合宋秀秀闹起来以后,王翠芬也开始较劲,从隔天给叶舒华炖鸡蛋羹变成了天天都炖,哪怕是现在她“病愈”了都没停下来,甚至找机会在叶队长面前过了明路,以后甭管叶舒华吃多少鸡蛋家里都闹不起来,王翠芬就是要用这种方法让她们知道,这个家里就究竟谁做主!

不过现在是在外面,随时都可能被别人偷听了去,王翠芬也不好把这种小心思戳破,遂义正言辞的道:“你能跟她们比吗?她们自己可以吃鸡蛋,就算大队其他怀孕的女人都不单独开小灶,她们也吃得心安理得,但你吃就不行,因为你是在家吃白饭的小姑子,没资格从她们嘴里抢吃的……”

叶舒华可算听明白了,她以为自己跟嫂子们井水不犯河水,经常还笑脸相迎,其实在嫂子们眼里,她什么都不做都是极品小姑子,恨不得她今天就扫地出门的那种!

便抱怨道:“小姑子又没杀人放火,凭什么受歧视。”

王翠芬瞥了她一眼,没有接这个题外话。分析完这场大戏的前因,该讲讲经过了,王同志继续分析道:“总之她们现在容不下你了,逮着点把柄每天在院子里唱双簧,唱得隔壁邻居都知道,他们当然要在背后看热闹,那还能瞒得过你爹吗?你爹再不爱管家里,但也有底线,让他知道亲闺女在家好吃懒做、还弄得大队里传言不断,可不就生了好大一场气……”

不问不知道,一问下一跳。吃瓜到这里,叶舒华终于有了自己是这场大戏主角之一的觉悟,直接气到跳脚,“什么,队里人都在看热闹?那我的名声不是被败坏了吗!”

傻闺女终于开窍了,王翠芬第一反应竟然是欣慰,同时又有些难以置信,“你到现在才发现被人在背后看笑话了?”

“队里男女老少不都见了我就夸个不停吗,我怎么知道他们还有两副面孔。”叶舒华说起来还有点委屈,哪个家伙告诉她这个年代的人们最淳朴了,站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

王翠芬抽着嘴角看着理直气壮的傻闺女半响,终于挤出一句话:“以后可长点心吧。”

叶舒华深以为然的点头,但现在不是她长不长心的问题,而是叶大嫂叶二嫂这么搞破坏,她们之前商量好的“刷个声望值嫁个好人家”的伟大目标,还能顺利实现吗?

这关系着自己能不能尽快过上好日子,可以说叶舒华目前最在意的事了。但可能是她用词太直白,王翠芬听完又深深的皱起了眉,“大姑娘把嫁人挂在嘴边,害不害臊?”

关乎未来幸福,叶舒华当然不害臊,挽住王翠芬的手撒起娇来,“娘,这不是我们说好的吗?你就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吧。”

“我只是让你好好表现,大姑娘本来就该有个好名声——可没教你后面那些话。”

叶舒华虽然觉得王同志现在有推脱责任之嫌,但毕竟有求于人,她也连连点头,承认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瞎猜的,跟娘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般积极认错的态度倒是打动了王翠芬,加上王同志自己也不是传统的贤妻良母,因为比起那些所谓的“好女人”,她的性格太要强、个人心思有点重。

所以,她心里其实是认同叶舒华的想法,姑娘家嘴上再怎么说“都听父母做主”,心里也该有点算计,才能真正过上好日子。

这点小闺女倒是挺像她。王翠芬心思转过一圈,终于在叶舒华的软磨硬泡下,开口解释了,“你做好你自己的,队里的人不必担心,就算哪天有中意的人家来咱们大队打听,他们也不会在外人面前说你不好,因为都是一个大队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犯不着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叶舒华听得似懂非懂,刚想问“既然大家都会帮她说好话,那她是不是没必要特意表现”来着,就听到她娘顿了顿,继续道:“再说你才十七岁,嫁人还早着呢,你从现在开始注意起来,过个一年半载,保证全大队都打心里觉得你好。”

王翠芬本意是想要鼓励叶舒华再接再厉,殊不知她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傻眼了,脱口而出:“所以我至少要过一年半载才能结婚吗?”

这语气听着可不像高兴,王翠芬脚步一顿,扫了彻底懵逼的叶舒华一眼,不动声色的问:“怎么,你等不及了?”

“我只是太意外了。”叶舒华下意识摇头。

叶舒华说的是真心话,上辈子衣食无忧,婚姻便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穿越一场也不可能秒变成结婚狂,她只是希望尽快摆脱现在的处境。

可这个时代又太过特殊,不能通过读书跃农门;没办法经商做生意;想当乞丐都没资格,出门没介绍信是会被抓的;当然也不可能通过找工作养活自己。她这样的乡下人想要进城生活,最靠谱的办法就是找个城里人嫁了。

叶舒华本来就不是多意志坚定、独立自强的人,既然她长得不错、有希望嫁进城里,为什么不把握呢?

而且随着这张脸越长越像上辈子,叶舒华也越来越信心满满,凭着她现在的资质,绝对稳了,马上她就要嫁给高富帅、吃上鸡鸭鱼肉!这个时候听到王翠芬说什么一年半载的,叶舒华当然急了。

但她着急的是进城这件事,而不是结婚本身。

王翠芬看她不假思索的否认,也松了口气,大姑娘不是恨嫁就好了。

可惜她刚放松没多久,就被自家傻闺女一个问题问得差点气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叶舒华小心翼翼的试探她娘,“那……如果我想早点结婚呢?”

王翠芬是很精明的女人,脑洞也开得大,叶舒华之前着急名声坏了不好嫁人时,她就有点起疑了。但王同志多疑的同时还有护短的习惯,尤其是最疼爱的一双小儿女,小儿子常年在城里见不着,身边的小闺女就成了心头宝,王翠芬经常觉得小闺女太傻太单纯,但心里最信任的也是她,尤其是生病以后,小闺女黏她比三岁小孩黏妈妈还厉害,她不信这么乖的孩子会无缘无故恨嫁起来。

一定是有人引诱了她!

王翠芬对这个结论深信不疑,毕竟自家小闺女越长越水灵,比城里来的知青都更漂亮。有几个知青刚下来的时候,还勾得整个大队的小伙子神魂颠倒、忙完就去帮城里知青干活呢,她家小妹又漂亮又大方,比那些鼻孔看人的女知青要招人喜欢多了,这才去食堂几天,队里那些小伙子没事就来她们跟前打转。

想到这里,王翠芬开始觉得身边人人都有嫌疑了,那些整天来食堂晃的小伙子嫌疑最大;但是没有动静的后生也不代表就没嫌疑,毕竟老话说不叫的狗才咬人;还有知青点那些后生,虽然跟队上的人来往不多,但城里的小伙子长得确实更俊俏,大多还是文化人,干干净净、斯斯文文,不懂事的小姑娘最容易瞧上这样的后生了。

——就是他们其中的哪一个,趁她不注意勾引了她家小妹!

现在是新社会,未婚男女私自勾搭也不用浸猪笼,但女孩子名声坏了依然要被戳脊梁骨,王翠芬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她顶着叶舒华期待的目光,冷酷无情的警告道:“敢不听我跟你爹的话,那就打断腿!”

叶舒华被她咬牙切齿的声音吓得浑身激灵,封建家长一言不合就打断腿,好可怕啊嘤嘤嘤。

不是叶舒华怂,而是她清楚这个时候的家长就是有绝对的权威,记忆最深的就是叶小妹有位可怜的堂哥,当年相中了个姑娘,但因为女孩家孤儿寡母太晦气,配不上他大队长亲侄子的高贵身份,被堂哥的父母否决了,最后堂哥扛了半年还是妥协,娶了公社另一位大队的外甥女,据说是门当户对,现在闺女都三岁了。

叶小妹自己的亲哥婚事倒没有这么坎坷,他们俩都很省事,从来不跟女生打情骂俏,到了年纪就让父母张罗着相亲,然后水到渠成定亲结婚。叶舒华私底下估摸着,亲哥同志如果遇上和堂哥一样的事,那也得妥协,毕竟堂哥的父亲还只是“队长亲哥”,就有这样的权威了,他们的父亲可是队长本队,谁能不听他的话?

因此对王翠芬同志的话,叶舒华信了一大半,哪怕事发后老娘舍不得下手,队长父亲也肯定舍得把她打瘸,她还是不要以身试险了。

想要英年早婚的伟大梦想就此被打破,叶舒华这些天心情都很低落,连帅哥都不欣赏了,无论是队里的年轻后生,还是斯文俊朗的男知青们来打饭,她都板着张后妈脸、面无表情的为人民服务。

心情不好的叶舒华当然不知道自己因为这个反而逃过了一劫。

王翠芬同志自打怀疑宝贝闺女被臭小子哄骗后,食堂开工时她就像装了x射光,对每一位未婚的后生都进行了身份甄别,结果显而易见,他们家小妹连看都不愿意多看这些人一眼,肯定都不是他们。

他们小妹能接触的后生全都在这儿了,既然没一个让她特殊对待的,那就说明她之前可能是想多了。

王翠芬又慢慢放下了心。

而之所以说叶舒华逃过一劫,是因为没有这些变故之前,她还是有心情欣赏帅哥的,那样的目光落在紧张过头的王翠芬同志眼里,说不定分分钟给她脑补出一位男朋友来——那就麻烦大了。

不过叶舒华对此一无所知,当然也就无从欣喜了。

一眨眼就到了开放食堂的最后一天,叶舒华心无旁骛的送走最后一位知青,正想捏了捏胳膊放松放松,就听见后头的大妈在感慨:“食堂不开了,这些知青又可以在家吃点好的了。”

立刻有人笑着接话:“可不是,咱们大队的知青听说不少干部子女,以前在家里肯定也都是宝贝疙瘩呢!”

比起前些天,叶舒华今天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毕竟食堂解散了,她又可以回家吃干饭,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感到有些安慰的叶舒华听到大妈们的八卦,便有了些兴趣,刚凑过去听,就听到她娘也贡献了一个料,“是不是干部子女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有几个知青家里确实看重,经常寄些票啊钱啊过来,甚至还有直接寄肉罐头的,这年头还舍得弄肉罐头,你们说这家底得多厚啊?”

叶舒华听到这里不由瞪大了眼睛,八卦兮兮的问:“娘,谁这么有福气,还能吃到肉罐头啊?”

光是念出肉罐头这三个字,她都忍不住流口水了,真是羡慕这位被上天眷顾的幸运鹅。

王翠芬在是笑着看了叶舒华一眼,有点卖关子的嫌疑,倒是周围的大妈们七嘴八舌的说:“还能有谁啊?咱们大队最让人羡慕的不就是小宋同志吗!”

“何止肉罐头啊,小宋家里去年冬天还给他寄了一件崭新的军大衣——嚯,可把咱们这些后生馋死了,排着队找他借军大衣过瘾呢!”

“也是小宋大方、看得起咱们乡下人,跟别的知青都不一样,不但军大衣舍得借出来,有时候还给孩子发糖,多大方的后生啊。”

哪怕是对知青没好感的王翠芬,这时也跟着附和一句:“小宋确实跟其他知青不一样,回城的机会都说让就让,我们孩他爹私底下都为他可惜,说本来小宋最有希望回城,公社的领导都喜欢他。”

大妈们你一句我一句的爆料,俨然把这位小宋同志塑造成了七十年代的活雷锋,但叶舒华听完只有一个评价——人傻钱多。

她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